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几篇满分作文的评析  

2014-11-01 06:24:30|  分类: 写作小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年的高考已经过去,但对高考佳作进行揣摩研读,可以有效提高同学们应试写作的能力与水平。本文试撷取江苏卷满分作文中的一篇,全面分析,以此来指导同学们的记叙文写作。

2012年江苏高考作文题是“忧与爱”,下面先请看一篇满分记叙文。

  

江苏一考生

你明儿个就回城里了?哦,你过来,做爹的有几句话要跟你说。

  记住以后回来,见了乡里乡亲的都打个招呼,记不得叫啥没关系,人家都记着你哪!

  前儿个你二爷给你递烟,你说说,你不抽就算了,干啥非抽你自己的?就你的烟好?你让他老人家脸往哪搁!

  回来那天,邻居二婶问你啥时候回来的,你说“今天早上”,说“今儿个”不就行了?撇啥腔?这才出去几天,舌头就不会打弯儿了?以后说话,先想想村里人咋说!

  你舅那天陪你喝酒,你咋不干?谁不知道喝了难受?你没看你舅那天那个高兴劲儿?啥?酒不好?地瓜干酒,你在城里都买不到!

  昨儿个你跟你妈去南坡锄草,你锄倒了多少稻子?你看你妈多疼,你还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儿?

  锄完草回来,吃完饭你就往那儿一坐,你不能帮你妈洗洗碗?你看你妈一天哪儿闲过一会儿?你小时候勤快劲儿哪去了?回城里你也这样?

  你那西服,到家里就脱了吧!不穿西服就没人知道你是城里人,没人知道你是干部了?穿大裤衩子有啥丢人的,你小时候不还光屁股满村跑了吗?自己得劲儿不就行了?

  昨儿个那包点心,你啥给扔了?啥?过期了?庄稼人有啥过期不过期的?那点心是前庄你表姐给你妈捎的。她日子过得多紧巴你不知道?这么扔了你心里能得劲儿?

  那小兔崽子挑食你也不管管?肥肉不吃,青菜不吃,整天吃那个方便面,那玩意儿能比吃个馒头营养?当你媳妇面我不好说,你这是疼孩子?

  下次别再偷着给你妈塞钱,我估摸着你媳妇也不知道。咱俩口子身子也还硬朗,吃喝不愁。你俩要为这事儿再闹起来,让咱俩咋活!

  回去以后多打电话,让孙子和你妈多讲两句。别用手机打,那玩意儿贵。记住了!

  叹啥气?爹跟你讲这话是为你好。爹这是怕你好话听多了,做人浮,忘了根!换了别人,没人跟你讲这话。真有这么说你的,也都是担心你心浮起来,将来会栽!你也该好好听听这些人的话,跟着人家好好干,因为他们才是真正担心你、爱你的人。那些整天说好话的,没安什么好心!

  又叹啥气?把烟掐了!

    这篇满分作文写得新奇。作者艺高胆大,简直可以说,颠覆了很多人对记叙文的认识。

早些年,提到记叙文的要素,一般都说“六要素”, 即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起因、经过、结果。老师教学生写记叙文,也往往要求六要素俱全。事实证明,这是不可取的,“六要素”俱全的文章,很多是流水账式的,看了让人提不起兴趣。“六要素”的说法,既是对“要素”的误解,也是对记叙文本质的误解。读完上面这篇满分记叙文,我们不知道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、地点,人物是明确的,可事情的起因没有明确交代,事情的经过一点也不连贯,它不是一件事的完整叙述,而是几件事的片段叙述。我们只知道是一位农村老汉在“训斥”自己的在城里当了干部的儿子,提到的几件事“散”在文中,事情的结果也不得而知。可这篇记叙文,没有人读了不叫好的。

有老师撰文指出,记叙文的本质特点是故事性。于是,他将“记叙文的主题点、矛盾冲突点、情节线”作为记叙文的“三要素”。可是,以这样的标准衡量上面的满分作文,我们可以找到“主题点”,那就是一位农民老大爷对他儿子的“忧与爱”,可以找到“冲突点”,那就是文中儿子的这次回老家时的一些言行引发了老大爷的不满,但“情节线”就难说了。文章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,有的只是生活的片段,平实的细节,而且全文都是老汉的数落,不是作者在有条理地叙述。

将“记叙文的主题点、矛盾冲突点、情节线”作为记叙文的“三要素”,也存在不足。理由很简单,那就是它不能涵盖所有的记叙文。说记叙文本质特征是故事性,是不够准确全面的,明显夸大了记叙文的“事”,将记叙文与小小说混同了。至于由此形成的“三要素”也就只能用于故事性很强的记叙文中,有很多优秀的记叙文并没有“矛盾冲突点”或“情节线”,足以反证这种“三要素”的缺陷。

笔者觉得优秀记叙文的要素应该是“事”与“情”。记叙文是写人记事的,有事就肯定有人,写人就必定叙事。事可大可小,不一定有完整的情节,不一定有激烈的矛盾冲突,但必须为写人服务,必须表达作者的情感态度。上面这篇《忧与爱》,不是所谓的“六要素”的简单堆砌,而是巧于写“事”,絮絮的家常,将“在城里当了干部的儿子”回老家发生的几件小事写得生动,有吸引力。全文不见“忧”与“爱”二字,或嗔,或怨,或指责,或提醒,字里行间却深切地透出一位慈父对孩子的“忧”与“爱”,浓浓的真情,让人动容。

纵观近些年高考高分、满分记叙文,不难发现,它们可能不具备传统的“六要素”,也可能不具备“三要素”,但在“事”与“情”这两大要素上一定做得很好。如湖南省高考作文《早》、江苏省高考作文《好奇心》、广东省高考作文《与你为邻》等,其中一些优秀的记叙文,没有具体的时间,事情没有起因与结局,过程也没有“情节线”,但事情小中见大,能在“尺水”中“兴波”,能用鲜活的细节描写展示澎湃的内心波澜,感情很真很美,读来意味无穷。从这些记叙文的拔尖之作,我们进一步确信,优秀记叙文的要素是“事”“情”二字。

上面这篇满分作文在点题上也是很特别的,文章没有直接点出“忧与爱”,只是在“爹”的话语中处处渗透出来。这样写很多老师与学生都是忌讳的,因为大家都担心,不用自己的议论、抒情的句子点题,阅卷老师会不会读不出来,会不会判定文章跑题。

这确实是比较重要的问题。应对考场作文,几乎没有老师不强调要有点题意识的,记叙文也不例外。也就是,作文题目是什么,文章就必须用语句点明,甚至要多次点出。对这个问题,我觉得要分开来看。我们知道,一篇文章审题是否正确,符不符合题意,关键不在于文中是否有点题的语句。不要低估阅卷者的能力,阅卷者读完你的文章,一定能读出你表达的意思,读出主题,只要你表达的很到位。相反,如果你的叙述、描写偏离了作文题意,那么即使你用再多的议论、抒情点题,那也无济于事,阅卷者也不可能因为你多次点题而抬高你的分数。

       再说,就记叙文而言,江苏阅卷作文组领导何永康教授前不久在《扬子晚报》上发文,语重心长的告诉考生:写记叙文不要动不动就发表议论,生怕人家看不懂。好的记人叙事的文章,均凭形象和情趣来打动读者,特别强调巧妙的生活“切入点”,特别强调“一以当十”的、生气灌注的“细节”描写……请今后的考生注意:你一旦选定记叙文,就下功夫去描写,去记叙,千万不要动辄站出来发表自己的高见。何教授的话是很中肯的。记叙文的特质就是这样的,应该以“故事”本身说话,应该多在叙事、描写上下功夫,而不是有不少议论、抒情。有的考生,在开头结尾用议论、抒情点题,但中间叙事却与题意相去甚远,有的考生事先准备好了“故事”,或借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宿构一番,不去认真考虑是否切合作文题目,只在开头结尾点一下题目,这都是穿靴戴帽之作,恰恰是考场记叙文的大忌。

上面的这篇《忧与爱》真是妙绝。我说作者“艺高胆大”,就是指他相信阅卷者的眼光。所谓“胆大”,就是他不走一般人常走的路子(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,开头、中间、结尾点题等),所谓“艺高”,就是他十分明确记叙文的特质,运用自己独特的构思,选取独特的角度行文。文章通篇就是一个庄稼老汉在跟儿子说话,通篇没有点明“忧与爱”,却是一篇人见人爱的佳作。

      还有一点也值得说一说,那就是这篇《忧与爱》中的生活气息很浓,值得喜欢写记叙文的考生好好借鉴。文中提及的打招呼、抽烟、喝酒、锄草、穿衣、扔点心等,无一处不是生活场景的真实再现,在写老汉批评、数落儿子的同时,一位中国老一辈农民的形象也就呼之欲出了,就像在我们身边。特别是写“不要给你妈塞钱”这一片段,担心“你俩要为这事儿再闹起来”,完全是中国式的农村家庭生活的写照。

上文所写,算是写在一篇高考满分作文的边上,以期在读高中,特别是高三的学子得到启发与收益。

分寸

苏大附中     

 

我格外珍惜五月的最后一段日子,正是夏未至而春最浓烈的时光。这时,总有正好的温度及正好的阳光,落在肩头,有微沉的幸福。

我与友人脚下的青石板路,以及温柔淌过两千年的流水,都在春光之下,蒙着一层淡绿的色泽,明晃晃的,掠过眼眸。

途经一家裁衣店,专制旗袍的。门未开。借着那雕着镂花的木制窗阁,我与友人得以窥见些许美好的颜色。那些闪着微光的绸缎,湖绿的,雪青的,水粉的……皆是些不艳亦不素的颜色,正正好好,如同这温煦的春光。

我正惊异于这样的美丽,友人惊呼:“快来看这里!”我离开木窗,便瞥见了立在门口的一小方木板,一米左右长宽,上面用清秀的粉笔字写着:“拈花于布色,浅笑裁剪成衣裳,不仅仅是衣裳,还有摇曳在目光中的自信。”这是怎样有情趣的女子!我似乎马上能想出,那个身着精致旗袍的女子,在天高云淡之下,指尖拈花,散发微芒,连那微沉的缎面上,也落得些许快意与自足。

友人示意我向下看,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木板下方写着:“营业时间:上午九点至下午四点。特殊天气、特殊心情除外。”笔触温婉却浓烈,像极了此时的江南。

我与友人相视而笑,这是一个多么有情趣的女子啊。她做生意,却不全力以赴,而是给自己的心灵留下了一块闲适的天地。一如她爱的颜色,介于素净与妖艳之间,她的性格也该是那两个极端中的部分——随性而自由。

友人忽而小声说道:“她一定过得富足。”我还以微笑,我更羡慕的是她的富贵。聪慧如她,为自己找到了人生最好的状态——张弛自如。

时间渐逝,暮色已沉,该是离开的时候了。我与友人在旗袍店前驻足良久,终是转身。

恍惚中,我似乎看见那女子,身着精致的旗袍,暗压的花纹散着清香,轻盈走过,玉镯从暗处泛出青白的光泽。

一个背影的距离。我没有回头,亦不愿深究。我清楚地知道,在真实与虚无之间,在突破与依附之间,在此岸与彼岸之间,一定还留有一段纯美的空间。

或许人生就该是如此。时间太瘦,年岁太长,而生活依旧在继续。我只愿意取中间那一段,不是浓墨重彩,亦不是轻描淡写,却是整个人生最好的分寸。

(此文为高二期末考试满分作文)

 

「简评」顾艳同学的写作风格一向如此,温婉的叙述中含着生活的感悟。也许你会认为本文技巧性过强,内容造作,但我始终认为,优秀的作文应当带有文学创作倾向,在真实与虚构间把握好分寸。莫言说:“我认为散文也可以大胆地虚构,而且我相信百分之九十的作家已经在这样做了,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。哪有那么多巧事全部被你碰上?我读《读者文摘》,发现了一些名家散文的‘原版’,从《读者文摘》上抄了,改头换面后变成自己的经历,一看特别感人,其实都是一种阅读过来的东西。”当然,我并不是鼓励我的学生为文造假,恰恰相反,我一直倡导真诚写作——在写作中投入生命的真诚。可以肯定的是,顾艳同学写作这篇散文的时候,她已在文字里真实地体验过一回了。真诚写作,应该体现在态度的真诚投入与题材的真实可信两个方面。而后者,未必是现实中的真实,但绝对有发生的可能。

这篇文章从不冷不热的春光,写到不艳不素的旗袍,再写到张弛有度的女子,进而感悟道取中庸的人生智慧,开口小而挖掘深,生活气息浓,意蕴丰厚,哲理深刻。一篇优秀记叙性散文的四要素——事、情、理、象,也全部具备。当然,作为考场作文,这篇文章还略有瑕疵,比如议论句略多且不够漂亮,比如情节的张力等。

中美两篇高考满分作文比较

200610月《名作欣赏?中学版》“高考佳作”栏下有甘肃考生的《一杯沧海》,“比较阅读”栏下有两篇美国高考(SAT)满分作文,现将其第二篇转录如下,与《一杯沧海》作一比较。

[原题]2006年高考全国Ⅱ卷作文题

阅读下面的文字,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据有关部门调查,六年来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:1999年为60.4‰,2001年为54.2‰,2003年为51.7‰,而2005年为48.7‰,首次低于50‰。造成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识字的人为什么不读书?中年人多数说“没时间”,青年人多数说“不习惯”,还有人说“买不起”、“没地方借”。

与图书阅读走低相反,网上阅读率正在迅速增长:1999年为3.7‰,2003年为18.3‰,2005年为27.8‰。

要求全面理解材料,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、一个角度构思作文。自主确定立意,确定文体,确定标题;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其含义作文,不得套作,不得抄袭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一杯沧海

  ①有人说,一本书是一片树叶,一叶知秋;有人说,一本书是一场戏,一戏人生;有人说,一本书是一杯水,一杯沧海。

  ②古人云:知书而达礼。书不是一部交响乐,而只是一个音符,你看到了沧海桑田,风云变幻;你看到了落英缤纷,艳阳遍地。读书的人读的不是书,是人生,(;)豆蔻年华,读到的是多姿多彩;耄耋之年,读出的是豁然自足。看了无数本书,就有了无数种人生,就如同喝下了那杯水,才明白何为沧海。

  ③时过境迁,如今的读书似乎已经“埋没随百草”,淡出人们的视野了。没有人会继续把“读书破万卷”当作自己的座右铭。这是个五彩缤纷、日新月异的世界,一本好书就如一碗清茶,似乎不值得再细细品味。但一本书,就是一种人生。人们习惯了都市的喧嚣,却不得而知郊野的静谧;人们习惯了整日的奔忙,却无人向往片刻的闲适。只有偷得片刻清闲的人们,才能有心情去领略一本书的芬芳,咀嚼那一杯水中暗藏的沧海。

  ④书从来就不只是文人墨客的天地。读一本书,有人读的是文字,有人读的是情绪,有人读的是境界。无论读到什么,也算读了,就如那囫囵吞枣,也终是吞了下去。而未曾经历的人,又如何得知那“一花一世界,一鸟一天堂”的灿烂和那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恬淡呢?一本书,即一种人生。杯中是水,但更是人生的沧海。

  ⑤呱呱坠地时的童话,青春正值时的小说,风华正茂时的励志故事,老当益壮时的一报半刊……谁的一生不是在书的陪伴下愈走愈充实,愈走愈美丽?拒绝读书的人也许至今还在漂泊,还在寻找。因为一本书,是一种人生。人总要开始长大,开始长大的人总要学会读书。读书,读的是生活,是人生的沧海。穷尽一生的时间尚且无法到达的彼岸,谁能不为之奋斗呢?所以即使科技发达到所有的书都变成电子的、网络的,读书的人依然存在,因为生活还要继续,因为学会了读书才能学会生活。

  ⑥若人生是一片土地,那么读书便是耕耘,想收获生活的人,要学会读书;若人生是一片天空,那么读书便是翅膀,想飞越生活的人,要学会读书;若人生是一片海洋,那么读书便是舟楫,想到达生活的人,要学会读书。因为一本书,是一种人生。人生即沧海。

 

美国高考(SAT)写作试题示例:

  请在25分钟时间内就以下话题完成一篇文章。不要偏题。偏题的作文记作零分。

  认真思考下段引文并完成写作任务。

  幸福感和满足感,而非个人得失是一个人获取成就的最佳动机和回报。为了名和利去实现某个目标,会带来失望和挫折。如果我们希望自己在生活中感受幸福,我们不应该为了名利去争取成功。干好某事的个人满足感便是它本身的回报。

任务:人们争取成功的动力来自个人的满足感还是金钱和名誉?在25分钟内构思并完成一篇短文,阐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观点。用推理以及从你的阅读、学习、经历和观察中所得的事例支持自己的观点。

作文:

  即便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,我仍不得不相信,人们获取成功的动机多来自个人的满足感,而非财富,尽管我玩世不恭。在契诃夫的短篇小说《打赌》中,一个人答应在狱中耗费生命十五年,以换取一百万。显然,如此极端之赌,其动机是钱财,但等到刑期结束,这个人已不再在乎金钱了。经过多年的反思,以及对莎士比亚、《圣经》和课本的阅读,他竟对自己曾孜孜以求的金钱嗤之以鼻了,那可是他用十五年生命换来的金钱。他没有到银行家那里去取钱,而是继续过他已爱上了的独居生活,不再为金钱和财富烦忧。

  在心理学的课堂上,在涉及动机这个问题时,学生首先要研究的便有外部刺激与个人内趋力的关系。任何一本教科书都会告诉你,研究表明,如果某项任务会使孩子感到高兴,那它使孩子全力以赴去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大于给予孩子外部奖励。如果学习成绩好能让孩子有更好的自我感觉,这就比父母每次孩子上了优等生名单就奖励更能促进他获得好成绩。我对这个动机理论表示认同,因为它体现在每天的生活中。每天晚上,纪实性的电视节目都在告诉我们金钱与荣誉的重要性,但如果我的姐姐在乎金钱与荣誉,那她在高中毕业后就会去上大学。然而她知道学校学习并不会给她带来快乐,她不打算因一张大学文凭能带来更好的工作而多上四年学,多受四年苦。现在,她的工作赚钱不多,但她热爱生活,喜欢自己的生活方式。与坐在教室里听课比起来,工作时她从接听电话、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获得的快乐要多得多。去年,我自己也被迫审视自己的生活重点。我从小到大都在学校努力学习,每学期都是优等生,因为我喜欢。我没有因为选修微积分与经济学能让大学对你有好印象,而把自己不喜欢的科目硬塞进自己的日程表里。以我各科的平均分,我是完全够格加入全国优秀学生协会的,但我决定不参加,因为虽然它可以给很多大学的招生官员留下深刻印象,但它不会给我带来快乐。相反,我把时间花在了学习创造性写作、艺术史以及其他我真正挚爱的学科上了。

 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快乐原则,其基本含义是,人们会做最让自己感到快乐或最不痛苦的事。我认为确实如此,而且我感到大多数人追求的幸福无关金钱和奢华。从媒体上看或许并非如此,因为广告上都说人们梦想成为地产巨头特朗普那样的人物,但这并非现实生活。现实生活是,我的邻居把给别人打理花园当作自己的第二职业,尽管报酬很低,但他喜欢天气好时在户外用两只手干活。我相信没有人不会在意中彩,但如果说中彩是生活的主要动力,那是可悲且不切实际的。一个工资微薄但快乐的人,比一个常年在高强度工作下每周工作六十四小时,大把大把挣钱的人活得更长。不是有人被金钱强烈地驱使着吗?文学、心理学以及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绝非如此,我相信将来也一定如此。

 

先谈谈《一杯沧海》。

  题中明确提示考生“要求全面理解材料”,“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其含义作文”。材料内容可归纳为三个方面:(一)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;(二)识字的人不读书的理由:“没时间”,“不习惯”,“买不起”、“没地方借”;(三)网上阅读率正在迅速增长。材料含义(隐含的信息,即写作主旨范畴)也有三点;(一)分析国民图书率持续走低趋势,网上阅读迅速增长的原因、利弊等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;(二)针对识字的人不读书的理由(其中一种或几种)说看法;(三)这两个方面含义可以结合起来写,也可以只写其中一个方面,或者一个方面中的一点或几点。所谓选择“一个侧面(包括正面、反面)、一个角度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那么,《一杯沧海》写了什么呢?

  第一,它说“如今的读书似乎已经“埋没随百草”,淡出人们的视野了”,即读书的人少了;至于为什么读书的人会少了,作者说是“人们习惯了整日的奔忙”,结果就“无人向往片刻的闲适”,而“只有偷得片刻清闲的人们,才能有心情去领略一本书的芬芳,咀嚼那一杯水中暗藏的沧海”。从这几句话里看,这篇作文主要扣住了材料内容中“没时间”、“不习惯”,从反面说人们现在习惯了“整日的奔忙”。但读者不禁要问:人们忙些什么呢?整天搓麻将,玩扑克,常常赶饭局,玩游戏,这些人的确都很“忙”,这也确实可以作为一个“没时间”读书的理由,但这理由充分吗?是不是只有读书才是“闲适”的呢?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听音乐、看电视就不“闲适”吗?怎样才能“偷得片刻清闲”来读一点书?……

  这段文字虽然没有离题,但作者对自己的观点却没有展开深入而充分的论述,给读者留下了一连串疑问。

  第二,作者说“即使科技发达到所有的书都变成电子的、网络的,读书的人依然存在,因为生活还要继续,因为学会了读书才能学会生活”。从表面看,这句话扣住了内容(一)中图书阅读和网上阅读的关系,但实质上却泯灭了两者之间的区别:图书(纸质)阅读与网上阅读一个样,都是读书人的阅读,没有图书(纸质)了,“读书的人依然存在”。——这就多少背离了材料隐含的实质内涵。当然,如果能说出充分的理由来证明,言之成理,“反弹琵琶”,也可算是合题,但理由呢?“因为生活还要继续,因为学会了读书才能学会生活”?这个理由本身就是虚假的:“学会了读书才能学会生活”,历史上有那么多文盲,他们不识字谈何读书?难道他们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?还有,“学会了生活”的人还要不要读书?读书和生活是什么关系?按笔者理解,读书是喜欢读书的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甚至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,不读书的人照样生活,只是相对来说精神生活可能不如喜欢读书的人丰富而已。——虚假的理由怎么能证明论点呢?

  不仅于此,该段中前面刚说“谁的一生不是在书的陪伴下愈走愈充实,愈走愈美丽”,紧接着却说“拒绝读书的人也许至今还在漂泊,还在寻找”,这是不是自相矛盾?(类似的地方还有,限于篇幅,不再列举。)

  除了这两段,通篇几乎都是围绕“读书”的话题展开的,与材料的含义几乎没有多少联系。——该作文题虽然离不开谈“读书”,但却不能泛泛地谈“读书”。

  第一段三句排比说的是“一本书”就是“一杯沧海”。——可是这话(同“一叶知秋”一样)的言外之意是什么?读一本书就够了!

  第二段首句:“古人云:‘知书而达礼’。”说的是古人读书的目的或结果。按说这起首的一句应该是这一段的中心,起码也起个过渡作用,但下文所写,与该句毫无瓜葛。

  第四段什么意思?好像是:无论读的是什么,也无论怎样读,只要读了,就可以得知“‘一花一世界’的灿烂,和那‘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’的恬淡”。(这点似乎也还“切题”,但符合实际吗?有证据吗?)

  第六段说了什么,我看不懂。这篇作文中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太多了!只知道反反复复讲“读书”与“人生”。

  综观全文,“一本书,是一种人生”就重复了四次,看样子这该是文章的主旨了吧?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它跟材料的含义相吻合吗?

  ——给材料作文不同于话题作文,从理论上说起来,大家都头头是道,但一遇到具体作文就抓瞎。你看,连最合题的两段话都几乎不能自圆其说,这样的作文怎么给了满分呢?北京大学知名教授曹文轩先生深知高考作文可以“蒙”和“骗”的“猫腻”,坦白地说:我自己是一个搞文学的,觉得无论如何得帮助儿子在高考语文考试中考个好成绩吧。怎么办呢?我为孩子钻研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做了六篇范文,然后给孩子“上课”,告诉孩子各种作文的套路都超不过这六篇:三篇记叙文,三篇议论文,高考作文无论怎么变化都万变不离其宗。我让孩子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背下来,而且掌握了应付变化的对策。最后孩子在高考中的作文成绩也接近满分。(引自《孩子的作文与生活》,见200510月《创新作文?初中版》)《一杯沧海》正是这样的一篇“背下来”以后根据考题拼出来的应试作文。——这类作文在满分作文中还有不少,只要稍加留意就能发现。

美国考生的作文用不着我绕舌,它是一杯清纯的水,一眼就能看到底,不像中国考生的作文那样云里雾里,让人一头雾水的。他们的写作时间只有25分钟(难以想象!尽管这里有英语书写方便的优势,又不用拟题)。从美国学生的作文中,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坦然,真诚,个性,以及独立人格;说它“字字是我”,说它“文如其人”,说它“严丝密缝”,说它如“行云流水”,也许不见得很过分。

    如果打个比方,前者是变性整容的时装模特,后者是健俊朴实的西部牛仔;前者是金莲,后者是天足;前者是轻飘飘的白芦苇,后者是沉甸甸的红高粱;前者是气球,后者是铅球。孰真孰假,孰美孰丑,孰重孰轻,不是一目了然的吗?

  再打一个比方:如果把试题比作海,美国考生是在大海中自由地游泳,而中国考生则像一只蜻蜓,老是在水面上飞舞,只是时而用尾巴点一下水(点题);美国考生玩得认真,玩得累,中国考生玩得“潇洒”,玩得“美”。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?“輮使之然也”!请看不同导师的评价:

  中方

  旁批:

  ①诗意的排比耐人寻味。开篇即张扬富有个性的文采,实在是考场作文的一大技巧,因为它便于以先声夺人之势一下子抓住阅卷老师的心。

  ②以书喻人生虽不新鲜,但由此悠然契合了题目,不能说其手法不高妙。

  ③以书正在“淡出人们的视野”暗合“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”,如此切题,实在高。

  ④恰切地对读书人分类,以小中见大手法折射人生,颇有滴水藏海之妙。

  ⑤“学会了读书才能学会生活”,此等感悟,实乃无深切体验者所难有。

  ⑥在精警的博喻中深化主旨而又回应了标题,实有一箭双雕之妙。

  点评:

  好个“一杯沧海”!这别致的标题,一下子就以量词错位手法吊起了读者的胃口,让人忍不住要看个究竟,这就是精心拟题的妙处。接着,考生开篇作比,即以博喻手法妙论书趣,精警而透辟;承接下来,笔锋陡转,切入现实,——读书者日见其少,巧妙地暗合了要求中“选择一个侧面、一个角度”——“六年来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”,真正妙合无痕,还让人于其顿挫之笔下、精美的引用中、整饬的结构内、新奇的比喻里领略到该考生的真知灼见——“学会了读书,才能学会生活”。最后仍以博喻收尾,既呼应了开头、深化了主旨,又使得全文圆融自然、浑然一体。

  

美方

  作者重点以“文学、心理学以及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”中的例子有力且有见地地阐述了一个观点,即“即便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,我仍不得不相信,人们获得成功的动机更多来自个人的满足感,而非财富”。作者重点以“文学、心理学以及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”中的例子支持这个观点,体现了过人的批判能力。文章开头以契诃夫的短篇小说《打赌》中的主人公改变自己的生活追求为例,接着以“外部刺激与个人内趋力”的心理学原理、以及该原理在作者本人及姐姐身上的体现为论据,再次展示了过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。文章结尾再次借助心理学,通过“快乐原则”的概念强化“大多数人追求的幸福无关金钱与奢华”,而是“从做有益的事情中获得的个人满足感”。全文结构严谨,重点突出,观点阐述具有高度的整体感,一致性和流畅性。作者对语言的应用很有技巧,所用的句式多样而得当。综上所述,作者的写作能力在本文得到明显而充分的体现,因而获得满分。

  注:SAT写作考试的评分者包括经验丰富的高中教师,大学里教授英语、写作、语言艺术的老师,以及所教学科涉及大量写作的其他学科教师。评分者依据评分规则和范文进行评分。每篇文章由两位评分者单独打分,分值在1-6分之间,6分为最高分。

  以上评述表明,中美两国教师对待高考作文有完全不同的评分标准。中方强调辞藻,欣赏技巧,鼓励炫耀,唆使媚悦;美方欣赏知性,强调理性,强调个性,尊重独立人格。

  从作文内容看,美国学生的作文也相当“另类”:开篇就说“本人玩世不恭”——文中的观点不符合社会主流意识——“纪实性的电视节目都在告诉我们金钱与荣誉的重要性”,而这位考生偏说“不”;其论证自己观点的理由之一可以“活得更长”,这也可能不符合大多数阅卷老师的价值观。然而,美国的阅卷老师能够理解,能够宽容,他们对该文给予高度的赞赏,并给了它满分。由此可见,这位美国考生是幸运的——当然幸运的不会只是他一个人。与之相比,我们中国考生中的“另类”作文的命运可谓一在云霄,一在尘泥:零分!不但“杀鸡”,还要“吓猴”(拿它示众):谁如果再“另类”,格杀勿论!——而且年年如此。本意当然是想斩尽杀绝,可结果总与愿望相违: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教师能奈其何?

  无庸讳言,美国考生中的“另类”,在美国教师看来,表现是极其自然的,平静的,习以为常的,因此,阅卷老师不会受到刺激;而中国考生中的“另类”则气盛言过,其语言、手法或夸张,或反讽,字字讥刺,句句“幽默”,如匕首,似投枪,刺你“没商量”(这实际上也是晚清谴责小说以及鲁迅杂文的传统);社会主流意识和阅卷老师的权威受到公然的挑战,阅卷老师往往受不了,所以就以打零分作为报复。显然,美国的考生考官都是理智的,明智的,而中国则多发泄意气,感情用事,考生如此,考官也不见得更富理性更有涵养。因此,假如让美国教师评中国的零分作文,决不会给零分——在他们的规则里,只要不离题,就不能给零分,反而极有可能给高分;假如让美国教师来评中国的满分作文,很可能有一半以上不会满分,有的甚至会在及格线以下。反之,如果中国教师评美国的满分作文,肯定会把其中的一大批(甚至绝大多数)降级。这是必然的,因为在他们看来,这些作文都缺乏文采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?原因有历史的,也有现实的。

  从政治背景看,中国有两千多年封建专制的历史,政治专制思想根深蒂固。唐代朱庆余的《闺意献张水部》“洞房昨夜停红烛,待晓堂前拜舅姑。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?”正是这种意识形态的反映。尽管历史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,但是,无论是人们的意识形态,还是社会现实,当年为鲁迅先生所痛斥痛恨的“主子”们还是在拿“主子”的架子,“奴才”还得奴颜婢膝,低声下气地过日子,考官与考生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暧昧的“婆媳关系”,甚至是主子与婢女关系——名师们那些洋洋洒洒的高考作文指导大作就是明证;容不得反社会主流意识的作文,也是这种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。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,掌握阅卷大权的教师总是“站在时代的高度”,凭着一种强烈的“对社会负责的政治责任感”来制定评分标准,强化“主题”的正统性和重要性,并按这个标准“严格把关”;而一般教师,按既定“评分标准”评分已是“轻车熟路”,一看见“另类”作文,大笔一挥:零分!既省时又省事,何乐而不为?当然,争论总还是有的,但“小巫”终究斗不过“大巫”,更何况大多数“小巫”还站在“大巫”一边。美国是世界上最早进入民主社会的国家,尽管还是“资本主义”的,但他们的教师不必像我们这样有强烈的“政治责任感”,他们可以淡化意识形态,严格从学科、学术的角度去评分。

  从文化背景说,中国是一个具有几千多年文明发展历史的古国,有着丰富的传统文化积淀。这些文化积淀,有精华也有糟粕。从源头说,有《诗经》的现实主义,《离骚》的浪漫主义;发展到后来,有追求形式美的赋体,也有讲究“筋骨”的桐城派散文。从屈原到司马相如到王勃,文采一脉,源远流长,深受历代文人嗜爱;而从《诗经》到古文运动到桐城派,质实一脉,同样香火庚续,绵延不断。梁实秋说自己的文章“还有一点硬朗挺拔之气”,应该归功于当年的一位国文老师(梁实秋《我的一位国文老师》)就是一例。只是在文人中,前者更有市场,更旺人气,往往形成强势,使后者不敌。下面一则笑话就反映了这种状况:

  熙宁(宋神宗年号)未改科(改革科举考试)前,有吴俦贤良为庐州(今安徽合肥)教授,尝诲诸生作文须用倒语,如“名重燕然之勒”之类,则文势有力。庐州士子遂作赋嘲之曰“教授于庐,名俦姓吴,大段意头之没,全然巴鼻(来由)之无。”——《一杯沧海》正是“沧海一杯”的倒语,而且整篇文章也是“大段没意头”、“全然无巴鼻”的标本:历史何其相似乃尔!

  这类笑话很多。据《耳谭》载:

  “太监府有历事生,遇大比,亦是本监考取,类送乡试。一珰(珰,宦者冠饰,这里借代宦者)不深书义,曰:‘今不必作文论,只一对佳者便取。’因出对云‘子路乘肥马’。诸生俯首匿笑,一黠者对云:‘尧舜骑病猪。’珰大称善。”——《一杯沧海》不也是因为文理不通的排比、博喻受宠么!

  自古考官多迂薄,从来黠者总先登,难怪饱学之士再三感慨:“衡文者,知文章为何物?掌铨者,又知人才为何物?”

  古往今来,科举取士几乎都以文采为重,究其原因,主要可能是历代“教授”多为浅薄迂腐的“准才子”、“准专家”之故。这些“准才子”、“准专家”对八股文以及华丽的词藻有一种特殊的偏嗜,他们按自己的偏嗜取文,结果当然只能是

“谬种流传”,“遗害无穷”了。如果是让王勃之类的真才子来评卷,我想他们一定不喜欢作假卖弄的文采;如果是让叶圣陶、吕叔湘这些真专家来评卷,我想更不会给那些作假卖弄“文采”的作文以满分。而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,历史比我们年轻得多,在他们的历史文化中,没有像我们这样卖弄“文采”的传统,这用不着我展开论述。所以,美国教授对中国留学生缺乏理性的写作极不满意:“动不动就抒情”[见《语文学习》(200067-8)孙绍振《感性命题和智性潜在量问题——评2006年高考作文题》]

  汉语是中华民族的瑰宝,中华民族的骄傲,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说,它又是中国一代代学子的桎梏和裹足布。繁难的字形,繁多的字义,繁复的字音,……无不折磨着读书人。十来年的读书时间,大量地花费在这一类令人困苦的辨别记忆之中。正如我刚在《致徐江老师的公开信》(见2006年第10期《语文教学与研究?教师版》)引用过的南翔先生的《如鲠在喉两则》中所说:学生“考后即忘”,“既不增加知识量,又没有应用价值,十足的浪费时间”的内容,充斥着作业和试卷。这些“学了没有用,算不得知识的‘知识’,既浪费学生时间,又浪费学生脑力与目力”。(19985月号的《随笔》)除此之外,还有没完没了的“阅读分析”,把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硬塞给学生,把学生引进连教师自己也走不出来的“迷宫”;更有写作中没完没了地传授写作“秘诀”的“辅导”,加之以高考作文的“导向”,把学生的天足裹成“三寸金莲”。——你说中国的学子能不苦吗?吕叔湘先生曾提出中国语文教学效率为什么居低不高的疑问,我看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。

  ——好像又扯远了,还是言归正传:真希望高考中“另类”作文打零分的历史就此画上句号;真希望还中国学子以天足,与美国学子一样自由竞跑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